• <dl id="yrcb8"><ins id="yrcb8"></ins></dl>
  • <dl id="yrcb8"><ins id="yrcb8"></ins></dl>
    <dl id="yrcb8"><ins id="yrcb8"><thead id="yrcb8"></thead></ins></dl>
    <li id="yrcb8"><ins id="yrcb8"><thead id="yrcb8"></thead></ins></li>
  • 您的位置 : 知識通 > 小說資訊 > 借命陰婚小說_借命陰婚小說閱讀

    借命陰婚小說_借命陰婚小說閱讀

    今天小編帶來借命陰婚小說,這本小說是描寫蘇巖,安童之間故事的小說,該小說作者是半尺的追書,十歲時為了活命,爺爺讓我借尸續命,讓我與一具古尸成婚,這成為了我不愿去提起的秘密。十多年后,我卷入一場異樣的漩渦,變故橫生。鴛鴦扣,美人出棺,與尸同瞑。

    借命陰婚

    推薦指數:10分

    借命陰婚在線閱讀全文

    第2章夜走盤龍村

    手術時我太過緊張,現在冷靜下來,搜刮著腦中的醫學知識,才恍然。死囚的大腦被子彈完全絞碎,根本不可能出現腦死亡。

    想到這我手腳都有些發涼,“那具尸體有問題?”

    安童靠在車窗上,略帶疲憊,“趕尸運毒案是我父親負責,案件接近尾聲時,他卻突然失蹤了!但出事前他用手機傳回了幾張照片!”

    她直起身子從隨身的挎包里拿出一張照片,我安奈不住心里的好奇,隨手接了過來。

    “照片里的地方叫盤龍村,是毒販的老窩,我父父親和他的同事追了進去,就再也沒有出來!”

    毒村,這個詞匯我不陌生。翻看照片,背景是片荒蕪的枯草,天邊的陽光被烏云遮擋,一塊血染的墓碑就矗立在荒草中,透著說不出的詭異。但是......

    “這不可能!”我猛的吼道,拿著照片的手都在發抖。

    “為什么不可能?如果沒有這張照片,你覺得自己能有機會執行這樣的任務?”

    安童的話我聽懂了,我能到這里是因為這件案子與我有關,準確來說是和我的父親有關。

    我端詳著手里的照片,越看心里越糊涂,蘇家打的墓碑,都有獨特的記號,每代人的記號又有細微的變化,雖然隱秘,但只要是蘇家人都能看出來。

    雖然照片有些模糊,看不清碑文,但照這張照片的人,聚焦的就是那個我熟悉的記號,它和我小時候看到的一模一樣,屬于父親獨特的記號。

    只是,父親他...父親他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已經死了...但碑上的落款卻是最近幾年。

    難道...爺爺騙了我,父親并沒有死?如果是真的爺爺為什么要這樣做?

    腦中有太多的疑問,很久我才從恍惚中回過神,“照片我留著了!”

    安童點頭同意了,俯身湊到我跟前問:“云南碑王蘇家?”

    “什么碑王?”我警覺,甚至有些慌張,“我家只是賣墓碑的,我不知道你說什么!”

    安童邪性的笑笑,“蘇巖,自幼無父無母,被蘇南北撫養長大......”

    “你在調查我?”我有些憤怒,爺爺年輕的時候靠著打得一手好碑走南闖北,得了蘇南北這個額諢號,但都是幾十年前的往事了,她怎么知道爺爺名號的?

    “怎么?調查你不行么?”安童的眼神充滿了挑釁,“難道你就不想查清你父親的下落?”

    父親...那個偉岸的身影早在我的腦中變得模糊。

    安童的眼神好像在審問罪犯,讓我很不適,于是提高了聲音:“這是我家事,用不著你管!”

    安童笑笑,不在理我,無精打采的靠在車窗上,而我心里卻是急的不行,恨不得現在就站在爺爺面前。

    到了縣城,我直奔車站,但到我老家縣城的唯一趟車早走了,要走也只能等明天。

    失落的從車站出來,發現安童站在客運站門口向我招手,這里人生地不熟,只好硬著頭皮走過去,少不了被她奚落。

    安童幫我開了間旅館,旅館很普通。房間是一樓,窗戶正對著公路邊的綠化帶,安童的房間就在隔壁。

    我躺在床上,拿著照片腦中翻江倒海,加上外面的車流聲,過了午夜才迷迷糊糊的犯困。

    但這一迷糊,就被魘住了,半睡半醒中手腳像是被人按住,胸口壓了快大石頭,腦中想著醒來但就是醒不過來。

    黑暗中突然傳來腳步聲,很輕,但我能清晰的聽到,有人在向床邊走來。難道是安童?她想干什么?

    此時我大腦是清醒的,而越是清醒我越能感覺到那緩緩靠近的腳步是多么的危險。

    腳步越來越近,我也著急起來,就在這時,打小就戴在胸口的石片突然變得滾燙,灼燒的刺痛讓我掙扎著醒來。一睜開眼,我翻就坐了起來,剛才的腳步聲也戛然而止,借著路燈微弱的光線,房間內空蕩蕩的。

    但就這時,窗外突然閃過一道黑影,我立刻沖下床,拉開窗簾,但陽臺封住了,頭伸不出去,視線范圍很小。

    大晚上的會是什么人?困惑的時候,余光看到外面的草地上落著兩張燒過的黃紙。

    這個敏感的時候出現黃紙,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披上外衣出了旅館,將黃紙撿到房間一看,竟然是兩張黃符。

    “呼!”我吹了口氣,將符握在手心,猶豫后敲響了安童的門,她披著毛毯就來給我開門,隱約能看到她里面就穿了內衣。

    我低著頭不好意思看她,安童若無其事的看過符紙,臉色突然變得難看,蹭的從床上站了起來,身上的毛毯差點滑落,看得我很揪心。

    “符!”她只說了一個字,扯掉身上的毛毯,轉身就去拿床上的衣褲,我紅著臉趕緊轉身。

    雖然及時,但還是看到她光滑的背脊,還有黑色的文胸帶。聽著身后窸窸窣窣的穿衣聲,我臉火辣辣的,

    安童穿好衣服拉著我就往外走,邊走邊打電話,這下我也有些迷糊了,問她到底出了什么事。

    她把殘符給我看,“湘西苗疆有三邪:蠱毒,趕尸,起尸!起尸雖然排在最末,但也最為神秘,這就是起尸符!”

    三邪?起尸符?我滿頭霧水,她真的是法醫嗎?怎么會知道這么多?

    我剛攔下一輛出租車,安童掛了電話轉身又往賓館走,“算了,已經來不及了!”

    “有病!”我低聲罵了一句,追上去問她到底出了什么事。

    “死囚的尸體失蹤了!”她揚了揚手里的殘符。

    “什么?”我全身汗毛都豎了起來,看著她手里的符,死囚的尸體失蹤跟這張符有關嗎?

    難到剛才窗外的是那具掏空內臟的尸體?但我不敢問,趕緊追上安童。

    她在房間收拾行李,“我們今晚連夜去盤龍村!”

    “盤龍村?現在就去?”我心里有些打鼓,盤龍村很可能就是毒窩,冒失的闖進去,恐怕是有去無回。

    安童冷嗤道:“怎么?怕了?”

    “怕?”我有些不安,但絕不是怕,“我覺得我們必須要準備一下!”

    “現在沒時間了!”安童又拿出一張照片給我,霸道的說,“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人,一切行動都得聽我的!”

    她的人...我接過照片,沒來得及細看,急忙辯解:“我只是法醫,也沒上過警校......”

    安童打斷我的話,不容我反駁,“這件案子就需要你!我在外面等你!”

    我拿著照片,看著安童離開的背影,心里隱隱有些不安,她的話是什么意思,像我這樣的法醫?難道她知道我家的事?

    安童走后,我趕緊回到房中對著燈看起了照片,照片的背景里,天空暗沉得有些壓抑,荒草中有個村落若隱若現,但遠處的山峰卻引起了我的注意,血碑的照片里也有這座山,我對比了一下,雖然拍攝角度不同,但可以確定就是同一座山。

    難道父親還活著,現在就在盤龍村?如果真的是這樣,爺爺為什么說父親已經死了?

    太多的疑問充斥在腦中,但毫無頭緒,這時外面傳來車喇叭聲,應該是安童在催我,草草收了行李就出了門。

    昏暗的路燈下停了一輛民用越野車,開車的是個陌生的年輕男子,歲數應該我差不多,但他身上有軍人特有的氣質,所以我懷疑他是個武警。

    他介紹自己也只有一個名字:陳陽。

    上車后安童遞給我一張紙,打開一看是我的調令,我苦笑:“看來你是早就安排好了?恐怕你也不是啥子法醫了!”

    “怎么?不行?”安童反問。我搖頭笑笑,她每說一句話,給人的感覺都很強勢,這種感覺不是太好。

    車子緩緩出了縣城,安童拿出一張地圖就著車內的氛圍燈看了起來,地圖很老,是八七年新華社出版的測繪地圖。

    她點了一個很小的地方,“這里就是盤龍村。”

    地圖上很模糊,我說,“怎么不用衛星掃描地圖?那樣準確不少!”

    “那個地方很奇怪,衛星掃描到的影像都是一團黑,這份圖還是從文化館借出來的,聽說是一個考古隊測繪的!”陳陽接話說,看樣子地圖他是早就看過了。

    衛星掃不到的地方...這種地方不少,但基本都是軍事要地。但照片上看到的荒村怎么看都不像軍事要地。

    想不通我也就沒想,心里有少許的害怕,云邊地區苗彝族有打獵的傳統,土槍不少,而且靠近緬越地區槍支雖然說不上泛濫,但也不是稀罕物。

    現在就我們三人,如果真的是進了毒窩,那還了得,但事已至此,加上我迫切的想要見到那塊血碑,心中的擔憂也逐漸消散。

    山路崎嶇,顛簸得難以入睡,腦袋里昏昏沉沉的,就在這時,一路上很少說話的陳陽突然開口,“看后面!”

    我下意識的就扭頭往后窗看,后面不知何時跟了一輛黑色面包車,借著車燈很顯眼的就看到車頭上有個大大的“奠”字。

    “靈車!”我打了個激靈,這荒山野嶺的,怎么就那么巧碰上靈車?

    安童也醒來,看后問陳陽,“什么時候發現的?”

    “剛跟上來,好像突然就出現了!”陳陽說著,車速明顯加快。

    借命陰婚

    借命陰婚

    作者:半尺的追書類型:現情狀態:連載中

    十歲時為了活命,爺爺讓我借尸續命,讓我與一具古尸成婚,這成為了我不愿去提起的秘密。十多年后,我卷入一場異樣的漩渦,變故橫生。鴛鴦扣,美人出棺,與尸同瞑。

    小說詳情
    甘肃体彩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