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l id="yrcb8"><ins id="yrcb8"></ins></dl>
  • <dl id="yrcb8"><ins id="yrcb8"></ins></dl>
    <dl id="yrcb8"><ins id="yrcb8"><thead id="yrcb8"></thead></ins></dl>
    <li id="yrcb8"><ins id="yrcb8"><thead id="yrcb8"></thead></ins></li>
  • 您的位置 : 知識通 > 小說資訊 > 高冷權少的腹黑妻冷清霍權_冷清霍權小說在線閱讀

    高冷權少的腹黑妻冷清霍權_冷清霍權小說在線閱讀

    今天小編帶來高冷權少的腹黑妻小說,這本小說是描寫冷清,霍權之間故事的小說,該小說作者是無邪,冷清被最信任的人拋棄,并被要求嫁給一個如同丑鬼的男人。霍權被所有人懼怕,卻單單嚇不住冷清,她的無畏深深吸引著他,讓他將冷清占為己有。而冷清因為背負著冷家繼承人的秘密,不得不遠離有可能帶來威脅的霍權,可霍權偏偏要定了她。在他們一起經歷了許多事情之后,他們之間的感情慢慢升溫,而更大的陰謀也終將被揭開……

    第6章以前少不經事,害你誤會了

    韋平說完就被裘歡擰著耳朵叫走了,裘歡就是那個健談的女傭,冷清也是前不久才知道他們倆是霍權從大街上撿回來的,從小就陪在霍權身邊對他忠心不二。

    她看著他們打打鬧鬧離開的背影,心里像空了一塊,難受得很。

    她竟現在才知道天大地大已無她的容身之所,從前她給秦征做商業間諜,綁架勒索的事沒少干。

    那些人苦于沒證據又忌憚秦征的權勢,沒人敢找她麻煩。

    如今秦征明媒正娶了阮凌音,她這顆棄子可不就變成了眾矢之的?

    可笑就可笑在,她竟還冒著生命危險去救下那個想要殺她的人。

    事到如今,她竟還想再救他一次。

    當天晚上冷清在藥房鼓搗了一晚上,這里雖被她稱作藥房,其實算得上是一家小型醫院,該有的設備都有,她學的是中醫,霍權就單在旁邊被她收拾了一間屋子,里面滿滿當當裝著各種珍貴藥材。

    她能解霍權的毒,全仰仗師傅張文清,張老師家世代習醫,只可惜他這輩子無兒無女,機緣巧合之下便收了她做徒弟。

    她跟著他學了十多年,別的本事沒學到,解毒和下毒的本事卻學了一身。

    尤其是這失傳的蝕骨,老師鉆研了好多年才得解法,白讓她得了便宜。

    第二天一大早,冷清捧著一盆黑乎乎的東西進了霍權的房間,這里既是霍權的房間也是她的房間,由于反抗無效她已經習慣了每天被他當抱枕抱著睡。

    “我說過如果我的視線里沒有你……”

    霍權陰沉沉的話被冷清打斷,她手腳麻利地沾了盆里的黑泥往他臉上糊了滿臉。

    “什么東西?”他惱怒地皺眉,這玩意兒又臭又黏,惡心極了。

    冷清看他氣急敗壞卻并未用手抹去藥膏,笑道:“你不是想要快速方法?喏,這就是。”

    她說完又啪地往他臉上拍了一坨泥。

    “冷清!”他真怒了,手掌拍在桌上青筋突起。

    冷清不敢再玩,撇撇嘴在他身邊坐下說:“這藥膏必須24小時敷著,每隔兩小時換一次。”

    “換一種。”霍權實在受不了這個味道,況且他這個樣子要怎么出去談事?

    “沒了,就這一種愛用不用,反正我是不急。”冷清聳肩。

    “你怎么了?”他深深看著她,敏銳地察覺到她跟往常不太一樣。

    冷清站起來拍拍手說:“我只是突然想通了,既然逃不掉就好好享受做大佬女人的滋味。你先說說哪些事我不能做,免得犯了你的忌諱。”

    “逃走。”

    “就這一個?”冷清挑眉。

    他毫不猶豫地點頭。

    “那我要殺人放火也可以?”

    “可以。”

    “我要殺了你的貓也可以?”

    “只要你有那能耐。”

    “我還要殺了……”

    “你真想殺?”霍權突然打斷她的提問。

    冷清自嘲道:“不是你說的,都可以?”

    霍權突然就伸手抓住了他那只黑貓,手指掐在脖子上,沒一會黑貓就翻了白眼。

    “你干什么?”冷清覺得腿有些發軟。

    “你不是要殺它?”霍權冷冷看著她。

    冷清掰開他的手指把黑貓從他手里救下來:“你瘋了!”

    霍權輕笑一聲說:“我知道你有能耐,可以后這些打打殺殺的事,都交給我,免得你心里還要難過。”

    “難道你不難過嗎?”冷清知道他非常寵愛這只貓。

    好一會他輕輕吐出三個字:“也許吧。”

    如果你從小失去過太多珍視的東西,對難過的感覺就麻木了。

    久而久之便不知道什么叫難過了。

    霍權的藥膏敷了三天,還沒看出效果,冷清卻突然病了,整日整夜地發燒說胡話。

    嘴里喊得最多的就是秦征的名字。

    霍權請了好幾個醫生來看都不見好,只得送她去醫院。

    “秦征,我后悔了,我要當面問問你,從前說的話都不作數了嗎?”冷清緊緊地攥著霍權的手,一時一刻也不愿松開。

    直到她病得站不穩了霍權才知道,這一個多月她從來沒有放下過跟秦征的感情,只是她從不肯表露出來,壓抑在心中太久生生逼成了病。

    “把秦征叫來。”他沉思許久,森冷地開口吩咐。

    “二爺……”韋平擔憂地看著他。

    “按我說的做!”霍權陰沉的目光始終落在冷清臉上,不曾移動半分。

    到醫院后,韋平聯系了秦征,不過多了句嘴,讓他把阮凌音也帶來。

    所以冷清醒來的時候看到的便是秦征跟阮凌音低頭竊竊私語的畫面。

    她心里一刺想要裝死,卻被秦征逮了個正著。

    “你醒了。”秦征的語氣溫柔平和。

    冷清實在不愿意看他們幸福美滿的樣子,開口便道:“聽說冷菲成年那天,你想殺了我。”

    秦征饒是再能裝,聞言臉色也白了幾分:“你是我的得力助手,我怎么會舍得殺你?”

    冷清絕望地閉上了眼,若他沒做直接否認便可,何必說這些花言巧語?

    “我看你是病糊涂了吧,殺人是犯法的,我跟秦征可都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阮凌音握住秦征的手,巧笑嫣然道。

    冷清覺得疲憊不堪,捏了捏眉心:“你從前說要娶我的。”

    阮凌音緊張地看向秦征,空氣凝固了許久。

    “以前少不經事,害你誤會了。”秦征的聲音罕見地帶了一絲沙啞。

    “好一個少不經事!”冷清嗤笑:“你們走吧,我可不是什么遵紀守法的好公民。”

    冷清翻身背對他們,腰間衣服往上拉了一下,露出大大小小的疤痕,秦征目光一緊,暗暗捏緊了拳頭。

    接下來她又渾渾噩噩在醫院躺了兩三天,聽韋平說霍權飛去美國出差,一時半會兒回不來。

    她心里便盤算著要怎么逃離這里。

    手機早就被霍權收走了,冷清只能趁上廁所的時候問病友借手機打給辛達安。

    辛達安是她的師傅,她一身神偷本事都是從他那學來的。

    因為他不過比她大幾歲,所以她不愿意叫他師傅。

    “好徒兒,失蹤這么久終于想起來孝敬你師傅了?”辛達安那邊吵鬧得厲害,不用想也知道多半是在酒吧。

    他這人此生最愛香車美人,要么在飆車要么就在泡妞。

    “我被霍權抓住了……”

    “誰?”

    “霍權。”

    “再見!”

    冷清看著亮起來的手機屏幕,默默翻了個白眼,然后把地址和時間發給他,再刪除消息,歸還手機。

    高冷權少的腹黑妻

    高冷權少的腹黑妻

    作者:無邪類型:現情狀態:連載中

    冷清被最信任的人拋棄,并被要求嫁給一個如同丑鬼的男人。霍權被所有人懼怕,卻單單嚇不住冷清,她的無畏深深吸引著他,讓他將冷清占為己有。而冷清因為背負著冷家繼承人的秘密,不得不遠離有可能帶來威脅的霍權,可霍權偏偏要定了她。在他們一起經歷了許多事情之后,他們之間的感情慢慢升溫,而更大的陰謀也終將被揭開……

    小說詳情
    甘肃体彩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