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l id="yrcb8"><ins id="yrcb8"></ins></dl>
  • <dl id="yrcb8"><ins id="yrcb8"></ins></dl>
    <dl id="yrcb8"><ins id="yrcb8"><thead id="yrcb8"></thead></ins></dl>
    <li id="yrcb8"><ins id="yrcb8"><thead id="yrcb8"></thead></ins></li>
  • 您的位置 : 知識通 > 小說資訊 > 雇主大人請自重林涵兒邢墨楊_林涵兒邢墨楊小說在線閱讀

    雇主大人請自重林涵兒邢墨楊_林涵兒邢墨楊小說在線閱讀

    今天小編帶來雇主大人請自重小說,這本小說是描寫林涵兒,邢墨楊之間故事的小說,該小說作者是香水泡泡,她是保鏢,也是禁臠。前女友的失貞,讓他遷怒于她!殘忍對待,百般折磨……“雪花,你是死的嗎?”“是死是活,憑你們邢家高興,不是嗎?”

    第6章青藤與綠樹

    “為何?”抬起頭來看著邢墨楊,林涵兒咬著下唇,卻發現那腫脹的地方,已經被咬破了幾次,再咬似乎就要壞掉了。

    “女人,你的一切都將屬于我,這里……是我的。”

    伸出食指觸摸著林涵兒的下嘴唇,撫摸著上面紅紅的小傷口,看著她水潤的雙眸,一瞬間邢墨楊竟覺得自己癡了。

    “你想怎么樣?”林涵兒感覺到雙唇酥麻的觸感,可是身體就像被定住了一樣,無法做出反應。只有清凈的眼,看著面前邪笑如魔的邢墨楊。

    “怎樣?你會知道的。”

    輕柔的聲音飄進了林涵兒的耳朵里,目光里的邢墨楊忽然變成了雙影,一下子就分不清楚哪個是真實哪個是虛幻。

    “雪花……”

    邢墨楊看著林涵兒閉上了雙眼,突然昏倒在地面上。

    一道長長的傷口在黑色的皮衣下,躲避著被查看到。現在卻在邢墨楊的手中,被暴露出來,有些怒意的張著口子,流出鮮紅色的血液。

    “笨蛋,那么高的樓。”

    想到這,邢墨楊就有些生氣。這個女人簡直就是不要命了,身手再好,也不可能一點傷都沒有。果然這身皮衣下,居然隱匿了那么多的小傷口,全部是剛才弄的。

    “晉升,痛。”

    昏迷的林涵兒,夢見了杜晉升,看見他拿著藥瓶靠近自己,有些嬌羞的跟他說自己受傷了。

    然而邢墨楊正拿著藥瓶的手,忽然握緊了。冷眼看著床面上的林涵兒,那雪白的嬌軀上,鮮紅是那么的美麗。

    是什么,那么熱。林涵兒看著面前的杜晉升消失了,四周美麗的畫面突然變成了暗紅的顏色,火山噴發之間,一個黑衣男子背對著她。

    “你是誰?”

    林涵兒問著面前的男人,見到他慢慢的轉過頭,邢墨楊邪氣十足的容顏,讓她胸口一痛。

    “我是誰?我是你一輩子的主。”

    清醒的邢墨楊聽見林涵兒小聲大的問話,心里的怒意便得更勝。他放棄了憐憫,放棄了見到她目光里的憂傷的一點悔意。決心從現在開始,要一點一點的找回。找回,那懲罰的快感。

    邢墨楊翻身壓在林涵兒的身上,分開她的防御,灌入那火熱的光束。

    “嗯……”

    感覺到那可惡的感觸,林涵兒的嬌唇不禁呼出難忍的聲音,只是這道聲音,在邢墨楊的耳朵里是那么的曖昧,讓他的火熱處于更雄偉的狀態,快要撐開那緊密的山谷。

    眼皮仿佛變得很沉,但是林涵兒還是憑借意志張開了雙眼,看見邢墨楊動情的望著她,本有一時間的恍惚,卻在這個人的眼中,看見了冰冷。

    “放……開。”

    喉嚨之間好像被什么東西卡住,林涵兒咳嗽了一聲,也感覺到了身體之中某個火熱的存在。

    “放開?現在,怎么可能?”

    邢墨楊微微一笑,。

    “雪花,你真是極品。”

    邢墨楊不由得感嘆的說出口,。

    林涵兒沒了力氣,腿上的疼痛已經感覺不到了,有的只是這無情的觸碰。感到玉頸上被撕咬,害怕會留下可怕的痕跡,如果被杜晉升所見到,到時候會真的挽回的余地也沒有。

    伸出手,林涵兒用僅存的力氣,放抗著邢墨楊的行為。

    “不要嘛?害怕杜晉升見到?”

    問著懷中的林涵兒,看見她微微晃動的目光,邢墨楊心里很不是滋味。

    這個女人,已經是他的了。難道被奪去了清白,心里還要想著別人?

    “賤人。”

    冷冷的咒罵道,邢墨楊不顧林涵兒已經受傷了,狠狠的欺辱了她很久。

    直到他也有些累了,才放過受傷昏迷的林涵兒,這個時候也才發現,她的身子變得滾燙,似乎快要被燃燒了的狀態。

    邢墨楊從床面上站起身來,走到窗子的旁邊,打開窗戶抽了一根煙,忘記了林涵兒受傷的事實,他只享受著讓床上女人受罪的快感。

    夜色已經到來,明亮的月兒掛在天空中,它的顏色很亮,以至于邢墨楊轉過頭來的時候,清晰的看見了床面上的林涵兒。她潔白的身子,被月光蓋上了一層薄紗,變得美麗又誘人的景色。

    剛剛還偃旗息鼓的位置,現在又出現了復發的狀態,邢墨楊恨恨的掐滅煙頭,走到床邊躺在了林涵兒的身邊。

    “好熱。”摟著懷中的柔軟,邢墨楊不禁感嘆著林涵兒的溫度。他不想醫治懷中的女人,因為孟小柔的死,還有孟刑天的調查結果,都使得他現在的臉上露出冷冷的笑意。

    “從今以后,你白天是我的保鏢,夜晚便是我的床伴。”

    邢墨楊霸道的在林涵兒的耳邊說道,摟著她的身子慢慢睡去。

    林涵兒應該感謝多年來的身體鍛煉,否則昨夜一定會把她燒死。一夜的高燒,是身體內正在殺毒發炎的部位,現在雖然身體很疲憊,但是已經好了很多。

    身后,沒有任何的氣息可言,她張開雙眼看了一眼門口的位置。

    “醒來了。”

    冰涼的聲音在身后響起,林涵兒身體微顫,感覺到邢墨楊絕對不是那么簡單的一個男人,居然還會隱藏自己的氣息,讓人察覺不到他的存在。

    “你究竟是什么人?”

    背對著邢墨楊冷冷的問道,林涵兒感覺到毛孔里散發出緊張的命令。

    聽見林涵兒這么問道,邢墨楊不禁笑了。

    “我是什么人?我是你的主人。”

    伸出手摟過,面前的林涵兒,邢墨楊吻住她光裸的后背,感覺到她從心底里升起的顫抖,臉上不禁露出微笑。

    林涵兒咬著牙齒,為了父親,她必須忍耐,否則一個激動很可能失去的不僅僅是清白。

    “怎么不說話了?”

    “啊……”

    因為谷底里被侵襲一直沒有停止過,當邢墨楊再次侵犯的時候,林涵兒終于忍不住疼痛,喊叫出來。

    “是不是很痛苦,哼,還不夠。”

    邢墨楊從心里也感覺到他的狠烈,雙手掐著林涵兒的腰肢不斷的拉向自己,快感與復仇感交織在心中,到最后還是被濃濃的情欲所取代。

    “放開……啊……”林涵兒喊叫一聲,看見邢墨楊得意的表情,忽然停止了掙扎,一雙眼如死水一樣,無聲息的呆滯著。

    “你怎么了?”

    停下身上的動作,邢墨楊看著林涵兒不禁好奇的問道。

    “請快些。”

    冰冷的聲音從林涵兒的嘴巴里說出,隨后閉上了雙眼不愿意再看邢墨楊。感覺到他漸漸凝聚的怒意,她嘴角不禁彎起美好的笑容。

    邢墨楊沒了興致,從林涵兒的身體里離開,轉身從床面上走下來,徑直的走進浴室。

    “梳洗一番,一會陪我去公司。”

    披上黑色的絲綢睡衣,邢墨楊消失在林涵兒的視線里。

    在他離開后,林涵兒冷眼看著屋內的一切,想起剛才發生的事情,她就忍不住心底的惡心。

    “咚咚。”門口響起有人敲門的聲響,林涵兒快速的從床面上跳下,拿起地面上殘破不堪的衣服,套在了滿是曖昧痕跡的身體上。

    腿上的傷口被皮衣刮到了,林涵兒白皙的面容上,只是淺淺的皺了下眉頭,就穿上了皮褲。在短短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內整理好一切,躲進旁邊的柜子里。

    黑暗狹小的空間內,讓她想到了昨天在醫院的激.情一刻,臉上不禁露出淡淡的紅暈。

    透過小小的柜子縫隙,林涵兒看見邢墨楊從浴室里走了出來,他濕漉漉的頭發在空氣里微微的晃動一下,并沒有尋找她的蹤跡,而是直接來到門口,將房門打開了。

    杜晉升站在房門口,心里害怕又期待會是林涵兒來開門,見到開門的是邢墨楊,一顆懸著的心,不禁放了下來。

    “邢先生。”

    杜晉升恭敬的點了點頭,其實從心里還是很佩服面前的這個男人,只是牽扯到林涵兒,心里就忍不住的討厭著。

    “什么事?”邢墨楊有些得意,因為剛剛林涵兒就在他的身下承歡,而面前的男人居然是她的男友。

    林涵兒看見是杜晉升來敲門,心跳不禁快了幾分,緊張的看著邢墨楊,害怕他會說出什么。

    “邢先生,老爺讓你快些去公司。”

    杜晉升低著頭說道,眼神卻在屋內掃視著,發現沒有什么類似林涵兒的物品,面色也恢復了原有的謙和。

    “嗯。”

    沉吟的回答道,剛想關上房門,就瞥見腳邊的不遠處的黑色墨鏡,一個殘忍的想法,逐漸在邢墨楊的腦海里形成。

    嘲弄的笑著,邢墨楊撿起地上的墨鏡,將它舉到杜晉升的面前。

    “把這個交給雪花。”

    隨后邢墨楊就關上了房門,而門外的杜晉升顫抖著雙手拿著墨鏡,一顆心粉碎到看不見蹤跡。

    柜子內的林涵兒憤恨的看著邢墨楊走進柜子,一把打開這黑暗的小空間,將她拉了出來。

    “你為什么要這樣做?晉升又沒有得罪你……”

    好笑的靠近林涵兒,邢墨楊笑得很開心。

    “他沒得罪我,但是跟你有關系的人,我便要毀掉。現在你跟我是青藤與樹的關系,生生世世便要糾纏了。”

    吻住林涵兒的雙唇,邢墨楊終于讓這個冰冷的女人,在懷中顫抖了。

    雇主大人請自重

    雇主大人請自重

    作者:香水泡泡類型:現情狀態:連載中

    她是保鏢,也是禁臠。前女友的失貞,讓他遷怒于她!殘忍對待,百般折磨……“雪花,你是死的嗎?”“是死是活,憑你們邢家高興,不是嗎?”

    小說詳情
    甘肃体彩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