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l id="yrcb8"><ins id="yrcb8"></ins></dl>
  • <dl id="yrcb8"><ins id="yrcb8"></ins></dl>
    <dl id="yrcb8"><ins id="yrcb8"><thead id="yrcb8"></thead></ins></dl>
    <li id="yrcb8"><ins id="yrcb8"><thead id="yrcb8"></thead></ins></li>
  • 您的位置 : 知識通 > 小說資訊 > 女王崛起:極品元素師玄爺_女王崛起:極品元素師玄爺小說閱讀

    女王崛起:極品元素師玄爺_女王崛起:極品元素師玄爺小說閱讀

    今天小編帶來女王崛起:極品元素師小說,這本小說是描寫之間故事的小說,該小說作者是玄爺,*現代稱霸蔚藍大海的傲嬌女王,一朝重生成為異世大陸冷家九小姐。誰料到,所謂廢材居然是頂級元素師的絕世天才!天賦過人卻扮豬吃虎,背靠大樹隱藏實力。當家族遭遇滅頂之災,是誰力挽狂瀾、重振聲望?當頂級元素學校前來招生,是誰驚艷四座、震撼全場?當大陸選拔天賦測試,是誰打破記錄、榮耀登頂?一把劍,一本書,絕妙風姿無雙容顏。偏偏當她遇到他,女王碰上君王,干柴撞到烈火,熊熊燃燒的愛情之花跨越萬年。他說:“若世人欺你,辱你,蔑你,我便滅世!”她說:“若旁人愛你,親你,戀你,我便拱手相讓……”在她看來這是一拍即合狼狽為奸的絕好買賣。在他看來卻是艱苦卓絕艱難險阻的追妻歷程。干柴烈火?勾搭成雙!這是男強女強的強強聯合,這是女跑男追的甜蜜之行。*

    第一章女王重生

    陽光燦爛,萬里無云,一艘揚著黑色骷髏旗幟的大船在海面徐徐航行,張牙舞爪的炮臺似是層層枝椏從主船伸出,任誰也能一眼看出,這絕不是一艘好惹的船只,更遑論其后仿若星海的船隊。

    墨黑的長發恍若綢緞撲在腦后,甲板悠悠蕩蕩的吊床上,看不清容貌的少女用一本古樸的書籍遮住半張臉頰,盡情享受著加勒比海風情萬種的陽光,漆黑如星的雙眸偶爾掠過隨著微風招展的骷髏旗,眸中閃過令人敬畏的犀利光芒,陽光順著骷髏頭周圍的金邊滾落,似是金色瀑布煞是好看。

    “女王,前方來了同行,我們要不要降旗迎接?”穿著白色襯衫的黃發男子恭敬地站在吊床旁,手中閃爍著寒光的大刀溫順地垂在身側,偶爾抬頭看向女子的目光無比馴服。

    “迎接?”女子發出一聲輕笑,并不帶有多少情緒,卻讓男子的頭顱垂地更低,啪的一聲,古籍被利落合上,吊床上的人緩緩走下,仿若白玉的雙足還未接觸到甲板,立刻有人拿過奶白色的羊絨墊,輕輕鋪在她的腳下。

    這時才能看清這被稱作女王的少女的容貌,一雙閃著淡淡寒光的眸子仿若九天明月,當她看向你的時候,似是能嗅到春日百花齊綻的馨香,纖細的柳眉看似孱弱,卻沒有人舍得讓她染上哀愁,這是一個水晶般的美人,如此楚楚動人,就連烈日也無法侵染她白到幾乎透明的肌膚,偏生周圍人的目光如此敬畏,這種矛盾的構想讓她似是一個難解的謎題,更是令人向往著迷。

    仍由屬下將精美而華麗的薄靴輕輕套在白玉般雙足,女子眸光眺望遠處,星星點點的船隊由遠及近,其上的黑色海盜旗虎虎生威,卻唯獨不敢用金線勾邊。

    “一群宵小,還需要降旗?”

    從鼻中發出輕蔑的冷哼,偏生在無暇容貌的映襯下如此和諧,恍若本就應該如此高高在上,環顧四周仰慕而敬畏的目光,女孩輕輕揮手,纖細的手臂恍若透明,就連淡青色的血管亦是清清楚楚。

    “打旗語,若敢靠近三千米內,格殺勿論。”

    “是。”

    齊齊的應諾聲震破云霄,仿佛只要是這個少女說出的命令,即使刀山火海,他們也無所畏懼。

    旗語打出,來勢洶洶的船隊頃刻間發生騷亂,似是在爭執。

    三千米對于大海來說不過轉眼即到,但卻是通常發生攻擊內的距離。

    格殺勿論?

    對于這群長期占據著加勒比海黃金位置的海盜來說,已經太久沒有被威脅,畢竟強龍不壓地頭蛇,加勒比海島嶼林立形勢復雜,誰也不敢這般堂而皇之的發出威脅,若是旁人打出這般旗語,早就死于炮火之下,偏偏這支船隊屬于那個女人。

    “該死,這個女人還是這樣膽大妄為。”拿著望遠鏡的大胡子海盜氣得跳腳,他們雖然不敢做什么,難道連示威都不允許?到底誰才是這片海的主人。

    “首領,我們開戰吧,在這片海域,只有我們才是無敵的存在。”一旁的副官忍不住叫囂,手指不住地在腰肢間的槍柄婆娑,臉上滿是戾氣。

    “開戰?”大胡子海盜氣得差點將手中望遠鏡扔出去,一巴掌狠狠扇在副官面頰:“老子要是能贏,幾年前也不會從大西洋躲回老家。”

    副官被打得一愣,看著大胡子首領心有余悸般撫摸著右眼旁的凹凸傷痕。

    幾年前當他剛剛加入的時候,曾聽說首領一只眼幾乎被彈藥打瞎,這才倉促逃回加勒比海,關起門來再不走出這片海,難不成,當初正是那個女人……

    只是看著望遠鏡那邊巴掌大的晶瑩小臉,他實在無法想象,這樣一個纖細柔弱的亞洲美人,為何會讓嗜血狂燥的首領這般懼怕。

    何況幾年前,這個女孩才多大?

    騷動過后,原來的船隊不再前進,兩只海盜主船遠遠相望,中間的海域界限分明,恍若有人用刀子劃過一般。

    少女接過屬下遞來的望遠鏡,看向對面,唇畔倏爾掛上笑容,淡淡地幾乎朦朧,卻讓周圍的人露出癡迷神色。

    “沒想到是老熟人。”

    放下望遠鏡,女孩的神色頓時變得冷峻,稍稍挑眉,眸中流轉過萬千鋒芒。

    “讓他們滾,離開我們的視線。”

    對于手下敗將,她向來不會客氣,上次僥幸讓那人撿回一只眼睛,若是再敢挑釁,恐怕就是丟命的事了。

    旗語打出,大胡子海盜面上一陣青一陣白,副官更是熱血上涌。

    滾?讓他們滾出視線內?

    誰敢對身為加勒比海盜的他們如此狂妄,若是平日,首領早就將這群人撕成碎片,只是今日只見大胡子握住望遠鏡的手掌近乎痙攣,手背突出的血管似是隨時要爆開,就在副官以為首領受到如此侮辱后準備出擊后,大胡子卻像是被戳了氣的皮球一般,迅速癟了下去,頹敗地揮了揮手。

    “我們走。”

    副官咬牙切齒,眼看著船隊緩緩離開,忍不住轉頭從望遠鏡中看向那個女人,似是要將她深深刻入腦海。

    大胡子看著副官的表情,忍不住深深嘆了口氣,實在是當初的失敗記憶太過刻骨銘心,在海上,沒有人是那個人的對手。

    輕輕拍了拍副官臉上還殘留的巴掌印,大胡子首領難得和藹地解釋著。

    “不要挑釁那個女人,她是海中的女王,除了海洋本身,沒有任何人能戰勝她。”

    副官瞇起眼,眼中滿是不甘,卻也閃過他沒發現的懼怕,大胡子首領將望遠鏡扔到海中,淡淡道。

    “記住,她叫冷玖。”

    晦澀拗口的東方名字被反復咀嚼,飄蕩在海風之中,恍若一面旗幟,金邊勾勒的海盜旗越發耀眼奪目。

    ——

    “女王,他們離開了!”眼睜睜看著本土海盜離開,甲板上瞬間發出歡呼,不是為了別的,只因自家女王大人的威武無雙。

    在一眾歡呼聲中,冷玖卻瞇起眼,瓊鼻輕輕嗅著海風,又看向一碧如洗的天空,雙眸驟然暗沉。

    “起風了,讓桅桿上的人都下來,做好抵御風浪的準備。”

    天空如此澄凈,絲毫看不到風暴的影子,但所有人卻似是繁忙的工蟻般開始忙碌,沒有人懷疑,沒有人質問。

    冷玖從小在海上打拼,是當之無愧的海之女王,大海看似多情實則無情,在海上討生活的人不但要與人作戰,更要與自然作戰。

    大海是他們發財的地方,更是葬身之所,再有經驗的老水手也很難預測海上風暴,前一刻還雍容平靜的大海很可能下一瞬便是大浪滔天。

    在忙碌的景象中,冷玖卻盤膝坐在羊毛毯,抬頭看著迷人而碧藍的天空,金色的眼光依然燦爛,海盜旗高高飄揚,女孩心中卻驟然升起一股并不寧靜的思緒。

    “太遲了。”

    似是印證這句話一般,下一刻天空倏爾暗沉,遮天蔽日的烏云從遠處飄來,轟隆隆的雷聲仿若在耳畔炸響,船隊收緊,用粗鐵鏈將甲板相連,不約而同地護著最中間的那艘主船。

    “女王。”屬下們單膝跪地,懇求冷玖,“進去躲一躲吧。”

    他們知道冷玖的性子,無論多大的風浪都會選擇在甲板呆著,但這次風暴來勢洶洶,他們實在不敢冒險。

    “風浪何懼,我又何懼?”冷玖悠然的看向天邊,烏瑟的云將原本干凈透徹的大海襯得恍若魔域,女孩唇畔卻始終掛著淡淡笑容。

    大海雖然美,卻太過單調,早就看厭了。

    吶,被家中的臭老頭丟到大海上,說什么要保衛祖國和平,明明是人民公仆,還要讓自己變成臭名昭著的海盜。

    舉起手中紙張略微泛黃的古籍,少女輕輕一翻身,重新回到吊床上,纖細的指尖在精致的封面輕輕彈著。

    古老的書籍早就考證不出年代,封皮印著暗紫色的六芒星,指尖摩挲能感覺到并不顯眼的凸痕,看起來名貴而低調,讓人移不開眼,從離開家中的那一天,這本書就一直被冷玖帶在身邊,陪著她經歷大大小小的戰爭,無形中恐怕早就染上濃重的血債。

    大雨傾盆而下,海上的雨總是洶涌熱烈,砸的腦仁生疼,卻早已忠心耿耿的屬下打起傘,恍若石像佇立在女王身旁,即使身上早就被淋得透濕。

    正如冷玖猜測那般,大雨過后是無邊無際的風暴,就算威武如她們的船,都在大浪中起起伏伏飄蕩不定,若不是女孩早早發出預警,將船只連在一起,恐怕此刻早就翻倒。

    吊床無法保持平衡,在一陣巨大風浪過后,猛地被吹倒在甲板邊緣,冷玖卻似是早有預料,套著薄靴的足尖微微勾著欄桿,在吊床被吹到海中的前一秒,將身體半懸在船邊,如墨的長發倒懸著,恍若瀑布。

    “女王!”

    吵鬧的呼喊在耳畔縈繞,冷玖雙手緊緊抱著古籍,只憑著足尖的力量懸在半空,臉上笑容不變。

    “好吵啊,我難道沒有教過你們,風浪來時應該怎么辦嗎?”

    面對風浪,第一要務就是保命,不是保別人的命,而是自己的,無論身旁要墜海的是平日一個房間的兄弟,亦或者生身父母,都不可出手搭救,因為大海無情,很可能就在你一伸手的剎那,就會和被救的人一起飄到海中,尸骨無存。

    就連她,也不應當讓屬下違背這個規矩。

    “繩子,我需要一根繩子。”

    “這里有,我在你右后方五點鐘方向。”被打成結的繩子遠遠拋了過去。

    平日里忠心耿耿的屬下在這一刻不約而同選擇忽略冷玖的話語。

    開什么玩笑,什么見死不救都見鬼去吧,沒有了女王,他們還在大海里航行個什么勁。

    看著忙碌的屬下們在顛簸的風暴中費盡心思地用繩子連在腰間,一個個朝著她爬過來,冷玖倏爾淡淡閉上眼。

    這樣不行,傷亡太多,甲板并不安全,就算能救上她,這些人也會死。

    一個個熟悉的面孔咬牙切齒地朝著這里爬來,就算指甲折斷,變成血肉模糊的一片,即使臉頰被風浪打得變形,亦或者為了保持清醒將舌尖生生咬出血,這些人也沒有一個想要放棄。

    真是愚蠢,這個時候,還是自己的命最重要,不應該來救她啊。

    冷玖環顧四周,看著露出猙獰面容,越發殘忍的大海,輕輕嘆了口氣。

    早就在這里生活的厭倦了,海上的每一天都是這般無趣,遠遠比不上陸地的精彩,但因為冷家守護國家的宿命,她不得不一直呆在這里,用海之女王的名號震懾四方。

    明明是她不想活了,這些人為什么不懂呢。

    “喂,你們啊,快點回去吧。”

    話音被狂風撕扯地幾乎聽不清,朝著這里爬來的人們頓時愣住。

    這是……眼淚?

    怎么可能,他們的女王從不落淚,就算那次流彈嵌入冷玖心臟不遠處,必須在簡陋條件下進行手術,女王自己用火烤著刀子挖去子彈時都沒有流哪怕一滴眼淚,這一次,是他們的錯覺?

    就在這一愣神的功夫,冷玖足尖輕輕一點,柔軟纖細的身子直直墜落,激起一片慘烈的呼喊。

    “女王不要。”

    “女王!!!”

    吶,就要死了嗎?

    終于可以擺脫大海了啊,如果有來生,最好能當一個混吃等死的米蟲,也不用因為太過出眾被臭老頭丟出去喂鯊魚啊。

    冷玖閉上雙眸,卻不曾看見,晶瑩剔透的淚珠順著海風輕輕滾落到雙手抱著的封面,原本略顯黯然的六芒星光芒大作,在女孩即將接觸到海面的前一秒時,連人帶書都瞬間消失,仿佛從不曾存在過……

    女王崛起:極品元素師

    女王崛起:極品元素師

    作者:玄爺類型:現情狀態:連載中

    *現代稱霸蔚藍大海的傲嬌女王,一朝重生成為異世大陸冷家九小姐。誰料到,所謂廢材居然是頂級元素師的絕世天才!天賦過人卻扮豬吃虎,背靠大樹隱藏實力。當家族遭遇滅頂之災,是誰力挽狂瀾、重振聲望?當頂級元素學校前來招生,是誰驚艷四座、震撼全場?當大陸選拔天賦測試,是誰打破記錄、榮耀登頂?一把劍,一本書,絕妙風姿無雙容顏。偏偏當她遇到他,女王碰上君王,干柴撞到烈火,熊熊燃燒的愛情之花跨越萬年。他說:“若世人欺你,辱你,蔑你,我便滅世!”她說:“若旁人愛你,親你,戀你,我便拱手相讓……”在她看來這是一拍即合狼狽為奸的絕好買賣。在他看來卻是艱苦卓絕艱難險阻的追妻歷程。干柴烈火?勾搭成雙!這是男強女強的強強聯合,這是女跑男追的甜蜜之行。*

    小說詳情
    甘肃体彩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