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l id="yrcb8"><ins id="yrcb8"></ins></dl>
  • <dl id="yrcb8"><ins id="yrcb8"></ins></dl>
    <dl id="yrcb8"><ins id="yrcb8"><thead id="yrcb8"></thead></ins></dl>
    <li id="yrcb8"><ins id="yrcb8"><thead id="yrcb8"></thead></ins></li>
  • 您的位置 : 知識通 > 小說資訊 > 醫戰天下沐雨晴楊三南_沐雨晴楊三南小說在線閱讀

    醫戰天下沐雨晴楊三南_沐雨晴楊三南小說在線閱讀

    今天小編帶來醫戰天下小說,這本小說是描寫沐雨晴,楊三南之間故事的小說,該小說作者是上山干少虎,三年服役學醫,一朝回鄉家變。楊三南萬萬沒想到自己竟被冒充行騙,父母雙雙受害!懸中懸,斗中斗,且看南哥如何逍遙花都,摘得萬朵桃花來!

    醫戰天下

    推薦指數:9分

    醫戰天下在線閱讀全文

    第6章特級軍醫

    馬三良走了,可小梅的心七上八下,不得安定。

    南哥看了很納悶,“咋了,剛才那糟老頭子是……”

    “可別,當心讓他聽著,馬三良綽號鬼見愁,是白塔一霸,把持了整個白塔鎮的醫療審批資源。”

    “不是可以輕易得罪得起的存在!”

    陳玉梅好像很害怕,心中隱憂重重。

    三南聽了卻沒當回事,輕聳肩膀,“那又怎樣,他還能吃了你不成,老狗一枚,不足為道。”

    好一個不足為道!

    軍中一代天驕,逢山開路,遇水架橋,三南自有他傲人資本。

    “可……”

    陳玉梅幾乎快要哭了起來,每當想起馬三良那貪饞,惡狼般眼神,她一雙白細長腿,就不禁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馬三良可是個極為瘋狂男人。

    “說了你也不懂,算了我們走吧,你按照這個流程差不多可以申請到衛生營業執照。”

    小梅并不多說。

    領著三南走向行政大廳,一番指點,三南忙得不亦樂乎。

    五分鐘后,小梅心事重重,走向科長辦公室。

    辦公室里煙霧繚繞,馬三良手里拿本婦科雜志,正瞅得雙眼冒火。

    一邊瞧,男人目光淫邪,身體一陣陣顫抖。

    咚咚咚!

    “科長!”

    馬三良聽到敲門聲音,心下大喜,“進來!”

    陳玉梅絲襪美足,蓮步輕搖,走到哪里都有一股芝蘭香味,誘惑至極。

    “科長,有什么事么?”

    陳玉梅快人快語,簡直連一分鐘都不想跟馬科長多待,馬三良聽了雙手搓動,“呵呵,沒事就不能找你來了么?”

    “對了這是兩張游泳票,下午有空的話可以一起去。”

    這已經不是馬三良第一次這么干,每次他都有不同借口,死纏難打靠著這個口訣,各種利誘他搞定了不少女孩。

    但這次他卻好像選錯對象。

    陳玉梅聽了心里一陣惡心,馬三良閨女只怕都能有她那么大了,這種感情她是拒絕的。

    “科長,對不起,我沒興趣,如果沒別的事的話,我就走了,您忙好。”

    陳玉梅說完就想跑。

    馬三良黃鼠狼見了腥,哪能放棄,“別!”

    “玉梅你聽我說,我對你是真心的,你要答應跟我好的話,我立馬就回家離婚,并且承諾以后都聽你的,我是真的愛你!”

    “每一天哪怕看不到你一秒鐘,我都心慌氣短,好像生了病,吃不下睡不香的。”

    馬三良邊說邊在動,越說就越激動,也不知是真的還演的,撲通一聲立地跪倒。

    “玉梅,我是真的愛你,我愿意做你的狗,只要你搖搖香噴噴腳趾頭,我就來了汪汪汪!”

    媽呀。

    沒想到,萬萬沒想到平時道貌岸然的馬科長居然是這種貨色。

    美艷動人的十八歲小姑娘陳玉梅,嚇得差點沒摔倒,“你撒手,撒手!”

    “馬科長您別這樣,您是有家事的人,我可配不上您。”

    玉梅幾乎都快哭了,從沒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可馬三良還自我感覺良好,覺得有戲。

    “我可以離婚,現在就離婚,我和你在一起!”

    馬三良一直攥住玉梅不放,眼睛血紅,突然就低下腦袋伸出油膩的嘴唇,對著粉紅高跟鞋伸出了猩紅舌頭!

    媽呀!

    玉梅嚇得一臉花枝亂顫,也顧不得淑女身份,啪的一耳光!

    “呃!科長?!”

    “尼瑪的,給臉不要臉,你他么婊子竟然打我!!”

    馬三良虎軀一震,從狗變成狼,一雙眼睛里充斥強烈欲望。

    小梅邊走邊退,退到墻角,退無可退,瑟瑟發顫。

    “嘿嘿,玉梅我發誓就抱抱你,其實科長我某些方面一點不比年輕男人差,你試了就知道。”

    馬三良步步逼近,陳玉梅的心跳到嗓子眼。

    咚咚咚!

    門外響起一陣惱人的敲門聲,馬三良忽地一震,陳玉梅護住胸口,只感到如獲大赦。

    “什么人?”

    “馬科長,有人拿了流程,現在等你簽字的。”

    門外由個圓臉護士領著,楊三南手持厚厚一沓流程單,一臉壞笑。

    陳玉梅順勢把門拉開,一臉委屈。

    三南看了微笑點頭,“是馬科長么,鄙人楊三南,有志報銷國家,造福鄉里,這不來找你了,這是我的行醫申請,請你簽字。”

    這番話楊三南說得不卑不亢,滴水不露。

    馬科長眼神閃動,“進來吧。”

    說完還意味深長,深深望了三南一眼,卻是發現三南左手捏在圓臉護士香臀,那護士也不惱,臉上幾分享受幾許歡愉。

    只側身一步,羞澀走開。

    “媽的,這小子!!”

    氣死了馬科長,他怎么也想不通,眼前這小子是什么來路,好像對女人有股特殊魔力。

    剛來就能把妹,令女人身心愉悅。

    嘭!

    進來之后,三南順手把門帶上,一臉淡淡,“馬科長你看看,如果沒有問題的話,就簽字吧,我很趕時間。”

    這口氣要多囂張有多囂張。

    白塔鎮醫療中心,已經很久沒人敢這么跟馬科長說話。

    馬科長眉頭微蹙,卻是看也不看那厚厚一疊申請材料。

    “就你,要開診所?”

    “知道白塔鎮什么地方么,你什么文憑,哪所大學畢業的……”

    連串問題。

    馬三良心中極盡不屑,把先前未曾宣泄欲望,直沖三南而來。

    剛剛他也認出,這小子就是抱住陳玉梅的囂張青年,開得是輛進口A8,好像挺有勢力。

    “嘿嘿,初中文憑,我參軍得早,沒念多少書。”

    三南淡然。

    聽到這里,馬科長整個人幾乎快笑出眼淚,“哈哈哈,初中文憑,你不知道么,開設私人診所,至少需要大學本科文憑。”

    “這還不算,而且必須持有醫師執照。”

    “你這樣的不會是剛從哪個山疙瘩出來的吧,簡直貽笑大方!”

    剛剛馬科還有所顧忌,以為三南這么囂張,真的有所依持,可待得知是個初中退伍兵之后,他完全沒有任何后顧之憂。

    這樣的人,充其量是個暴發戶,沒什么大的來頭。

    再仔細打量一番,發現三南全身上下都是絕不超過一千塊的地攤貨,馬科長眼神愈加輕蔑。

    “這小子根本是個大尾巴狼,只怕那車也是租的吧,臥槽!”

    馬科長看到這里,信手點燃一根煙。

    仿似掌控了一切,任你再狠再能,也不過區區草根。

    “呵呵,那些我沒有,不過有這個,你先看看再說話。”

    三南從兜里一掏,順手丟出個紅本本,啪!

    馬科長起初沒在意,待掃到末尾印章時刻,卻整個一呆,心中大震,“東南軍區司令員,特別簽署軍區一號令,特此嘉獎楊三南同志,榮升戰區特級軍醫,特發此證,給予表彰。”

    瑪德!

    邪了門,居然是傳說中整個華國發放數量,不超一指之數的特級軍醫資格證。

    “你是?”

    “一個退伍軍人爾爾,當然也算醫生,軍醫。”

    三南臉色愈加平淡,心內毫無波瀾,但卻驚得陳玉梅滿臉唏噓,“南哥居然是個軍醫,還是我國數量最稀缺的特級軍醫,首長居然都簽署特別嘉獎命令……”

    不敢想,來之前陳玉梅壓根都不敢想的。

    “這……”

    馬科長猶豫了,此事茲事體大,得罪一個軍人算不了什么,可開罪入了戰區司令員法眼的存在,那可絕不是他小小一個科長足以承當。

    不過再一看。

    那證件皺皺巴巴的,許多地方布滿微塵,甚至墨跡血跡,看看并不保真。

    這么高級執照,就這么草率保管么?

    “呵呵,楊兄弟你這未免太扯了吧,我見過冒充軍人的,可還真沒見過你如此大膽,竟敢冒充國寶級特級軍醫的!”

    “你這是死罪,是要上軍事法庭的!”

    馬科長心中傲然。

    三南不屑,本來略顯淡意懶散的身子,緩緩坐直。

    “馬科長你這是在懷疑我?”

    “呵呵,好吧,你也算醫生,可以考驗考驗,特級軍醫這種水準,我想沒有幾個人能冒充得了吧,證件可以假,難道醫術也會作假?”

    三南滿臉的不在乎。

    馬三良大喜,“正有此意,你是中醫還是西醫?”

    “中西醫都比較擅長,不過以中醫為主,你不知道么,我國擁有特級軍醫資格的,都是中醫。”

    三南首度對馬科長笑了笑,嘲諷的笑,挺看不起的。

    “呵呵,中醫就最好,我畢業于日國東京大學醫學院,主修中醫針灸!”

    “既然你這么叼,那就出個簡單題目吧,醫術中的針灸,要求在一分鐘之內施展針術,這一次只論速度,一分鐘出針一百八十次。”

    “你是我軍數量最為稀少的特級軍醫,這個想必不難吧。”

    馬科長露出一個奸計得逞陰測測笑。

    隨手一按,兩臺高清攝像徐徐上升,整個辦公室盡收眼底。

    “我天!”

    “一分鐘出針一百八十次,每秒三次動作,馬科長你確定不是在強人所難么,這你也做不到吧!”

    陳玉梅大驚。

    這種手速,簡直魔鬼般,據說許多大國手,盛年時候都未必做得到。

    “呵呵,玉梅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他不是號稱特級軍醫么,這點難度,灑灑水嘍。”

    馬科長一臉勝券在握。

    據華國最高機密記載中,人體極限手速,也不過一百五六。

    何況號稱刀尖上跳舞的針灸?!

    “你現在也可以放棄,不過診所執照就別想通過,呵呵。”

    馬科長心里很爽,再看看陳玉梅擔心難過樣子,他就更爽。

    “南哥,別去試了,這簡直強人所難,即便特級軍醫,這種挑戰也太難了吧!”

    陳玉梅不想南哥出糗。

    在她看來,這簡直是個不可完成任務。

    “呵呵,確實沒難度,我特級軍醫嘛。”

    三南一摸鼻子,嘻嘻一笑,眼神直盯著陳玉梅無比婀娜身姿,“臉色白潤中卻帶青灰,玉梅你這來例假了吧,有點中度痛經。”

    “唔。這……”

    陳玉梅被南哥說中心事,嬌軀一顫,馬科長聽了若有所思。

    “中度痛經,針灸可治,打通氣海,無所不通。”

    三南說話間,拈動一顆細軟銀針,針長寸許,通體銀色,屬于針灸中高難度的軟針,啪!

    修長手指輕輕一彈,銀針顫抖,嗡嗡作響。

    呼——

    幾乎以一種肉眼難以辨別速度,快速出針,空氣中殘影連連,造成一股視覺上的滯后效應。

    看起來連成一片,水潑不進!

    啪!

    時鐘計時到二十秒時刻,三南中指拂動針尾,銀針通靈似的快速轉動起來,呼——

    “這,這鬼門十三針?!”

    馬科長心中一蕩。

    同時陳玉梅酥胸一抖,雪白長腿好似觸電般發軟,一股難以言傳無比美妙感覺,激蕩嬌軀。

    “唔,爽,好爽,舒服的……”

    陳玉梅整個意識,處于一股難以控制狀態,爽得站立不住,一把抱住三南,“南哥,你太棒了,我感覺太爽了,好像多余的大姨媽都干凈了,也不痛經了。”

    這……

    馬科長趕緊觀察攝像屏幕,上面計數器跳出個驚人數字,“200!”

    這?

    雖然很想不承認,但事實就是如此,二十秒的針灸過程,一共出針兩百次,治療女子痛經,妙手回春,手到病除。

    “媽的!”

    馬科長雙手猛力一撐,當即砸爛攝像屏,一臉蠻橫,“托兒!”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兩早就認識的,這一切不過是個雙簧騙局,騙的了別人,可別想欺騙老子!!”

    無恥至極。

    當場抵賴了,這還不算,情急之下馬科長拿起電話,急吼吼,“保安,保安,我是馬三良,這里科長辦公室,有人鬧事,你們帶十幾二十個人來,立刻把人帶走!”

    帶走?

    軟玉溫香抱在手的楊三南,眼神淡淡,像是看個白癡傻子似的,輕輕一笑,“嗤,玩猛的?!”

    這氣質要多囂張有多囂張。

    吱呀!

    還沒動手,門被打開,一個中年男子闖進來。

    他國字臉,一臉的威嚴,濃濃上位者氣質,馬三良看了大驚,“局……局長!”

    “陳局長,你來了正好,這里有個騙子,冒充特級軍醫,我!”

    “住口!”

    縣衛生局局長陳嘉興勃然大怒,剛才他隔著門縫,觀察許久,全被楊三南精妙絕倫醫術折服。

    官大一級壓死人,馬科長聽了心有戚戚,哪里還敢言語。

    陳局快步走向楊三南,雙手伸出,“你好,楊三南同志,久仰大名,鄙人洛河縣衛生局陳嘉興,這是我的名片,請您務必收下。”

    “另外關于你申請衛生執照一事,鄙人務必特事特辦,最快下午您就可以拿到執照。”

    這……

    衛生局陳局長,居然是這種態度,馬科長喉間一甜,一股熱血上涌,無論如何不吐不快,“局長,當心他個騙子,我敢用性命擔保,他絕對不會是我軍特級軍醫!”

    開玩笑,在馬科長印象中,向來高高在上的特級軍醫,怎會出現在小小白塔,更何妨親自來申請行醫執照?

    “傻逼,閉上你的臭嘴,保安來人啊給我把這個不知所謂的馬三良拖出去,立刻馬上!”

    陳嘉興見過的人多了去,但真沒見過馬三良這么傻的。

    馬三良聽了面色大變,雙腿直發軟打顫,啪的一下癱倒在地。

    再看時,陳局長緊緊握住楊三南的手,滿臉堆笑討好,“楊少不好意思,這件事情,我會立刻通稟上級,將這個馬科長立刻撤職查辦。”

    陳玉梅親眼目睹這一幕幕,芳心大亂臉色吃驚,幾乎都快要石化了,“楊少?!”

    醫戰天下

    醫戰天下

    作者:上山干少虎類型:現情狀態:連載中

    三年服役學醫,一朝回鄉家變。楊三南萬萬沒想到自己竟被冒充行騙,父母雙雙受害!懸中懸,斗中斗,且看南哥如何逍遙花都,摘得萬朵桃花來!

    小說詳情
    甘肃体彩11选5